当前位置: 主页 > 幻灯片管理 >

道具虽小意韵深

时间:2016-11-08 17:57来源: 作者:蒋雁鸣 点击:
一块石,一方帕,一条巾,一股钗,一把扇,一柄剑,一朵花,一面镜,无不关合着全文情节,紧系着人物命运,透视出人物心理,表现着人际关系,反映着矛盾斗争,突出人物个性,道具虽小
                                                   道具虽小意韵深
                                  ——《红楼梦》中扇子的妙用 
                                            长沙市明德中学  蒋雁鸣
  
        曹雪芹创作的《红楼梦》在小道具的功能运用上,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一块石,一方帕,一条巾,一股钗,一把扇,一柄剑,一朵花,一面镜,无不关合着全文情节,紧系着人物命运,透视出人物心理,表现着人际关系,反映着矛盾斗争,突出人物个性,道具虽小而意蕴深远。
        扇子本是人们拂暑纳凉的工具,但曹雪芹却借扇子这一小道具写出了“滴翠亭杨妃戏彩蝶”(27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30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31回)、“石呆子藏古扇”(48回)等经典情节,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扇子本是无生命的器物,但高明的作家将它安排在一定的条件下出现,配之以人物动作与特定环境,它就能发挥出无声语言的作用,表现出人物的情感和心理、个性和思想。
        27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刚要寻别的姊妹去,忽见前面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只见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穿花度柳,将欲过河去了。倒引的宝钗蹑手蹑脚的,一直跟到池中滴翠亭上,香汗淋漓,娇喘细细。
        宝钗取扇扑蝶的动作、神态构成了一幅绝妙的图画,此时的宝钗与蝴蝶相戏相融,显得纯美、活泼、迷人。可是当她听到“滴翠亭里边嘁嘁喳喳有人说话”,并听出是小红、坠儿在里边说私话时,为防止别人疑她偷听,竟用“金蝉脱壳”法嫁祸黛玉,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中,扇子是宝钗掩饰“偷听”和嫁祸他人的道具,手中的扇子使小红、坠儿相信她在扑蝶,在追寻黛玉,偶然经过而已,而一句“颦儿你往那里藏”,则更使小红、坠儿疑心是黛玉在“偷听”她们的谈话,此时宝钗持扇戏蝶的纯美与金蝉脱壳的心计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扇子帮助宝钗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也让读者认识到了宝钗的另一面。
        30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宝钗借“扇”达到了双敲的目的。
        “姐姐怎么不看戏去?”宝钗道:“我怕热,看了两出,热的很。要走,客又不散。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就来了。”宝玉听说,自己由不得脸上没意思,只得又搭讪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宝钗听说,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回思了一回,脸红起来,便冷笑了两声,说道:“我倒象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二人正说着,可巧小丫头靛儿因不见了扇子,和宝钗笑道:“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好姑娘,赏我罢。”宝钗指他道:“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你该问他们去。”说的个靛儿跑了。宝玉自知又把话说造次了,当着许多人,更比才在林黛玉跟前更不好意思,便急回身又同别人搭讪去了。
        林黛玉听见宝玉奚落宝钗,心中着实得意,才要搭言也趁势儿取个笑,不想靛儿因找扇子,宝钗又发了两句话,他便改口笑道:“宝姐姐,你听了两出什么戏?”宝钗因见林黛玉面上有得意之态,一定是听了宝玉方才奚落之言,遂了他的心愿,忽又见问他这话,便笑道:“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宝玉便笑道:“姐姐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字也不知道,就说了这么一串子。这叫《负荆请罪》。”宝钗笑道:“原来这叫作《负荆请罪》!你们通今博古,才知道‘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是‘负荆请罪’!”一句话还未说完,宝玉林黛玉二人心里有病,听了这话早把脸羞红了。
        宝玉不经意间将宝钗比作“杨妃”,伤了她的自尊,为维护尊严,一向端庄稳重平和的宝钗机警地借“扇”指桑骂槐,进行反击,把宝玉、黛玉“扇”得“羞红”,无言以对,同时言语中也不自觉地透露出了自己酸溜溜的心理。作者借“扇”不仅写出了宝钗的机警、自尊的个性,而且非常巧妙地写出了三人之间爱情生活的复杂而难以言明的心理状况。
        31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端午节午后,晴雯给宝玉换衣,失手把扇子跌坏,惹出晴雯呕气。晚间宝玉外出回来,只见院中乘凉枕榻上有个人睡着,当宝玉发觉是晴雯时,宝玉软语温言,晴雯的气消并笑拒宝玉拿水洗澡消乏解凉的要求,这时宝玉又要晴雯拿水果来吃:
        晴雯笑道:“我慌张的很,连扇子还跌折了,那里还配打发吃果子。倘或再打破了盘子,还更了不得呢。”宝玉笑道:“你爱打就打,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自性情不同。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你要撕着玩也可以使得,只是不可生气时拿他出气。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听那一声响,就故意的碎了也可以使得,只是别在生气时拿他出气。这就是爱物了。”晴雯听了,笑道:“既这么说,你就拿了扇子来我撕。我最喜欢撕的。”宝玉听了,便笑着递与他。晴雯果然接过来,嗤的一声,撕了两半,接着嗤嗤又听几声。宝玉在旁笑着说:“响的好,再撕响些!”正说着,只见麝月走过来,笑道:“少作些孽罢。”宝玉赶上来,一把将他手里的扇子也夺了递与晴雯。晴雯接了,也撕了几半子,二人都大笑。麝月道:“这是怎么说,拿我的东西开心儿?”宝玉笑道:“打开扇子匣子你拣去,什么好东西!”麝月道:“既这么说,就把匣子搬了出来,让他尽力的撕,岂不好?”宝玉笑道:“你就搬去。”麝月道:“我可不造这孽。他也没折了手,叫他自己搬去。”晴雯笑着,倚在床上说道:“我也乏了,明儿再撕罢。”宝玉笑道:“古人云:‘千金难买一笑。’几把扇子能值几何!”
        在众多的丫鬟中晴雯是唯一一个敢于顶撞宝玉少爷并拒绝其轻薄要求的人,她同宝玉相处亲密,但洁己自爱,没有越份之事,她娇嗔任性,撕扇为乐,在主子面前毫无奴颜媚骨。晴雯撕扇撕出了傲骨,撕出了高洁,撕出了宝玉对她的尊重和喜爱。这一节不仅向读者展示了晴雯虽身为下贱,但心比天高的独特个性,也体现了宝玉对人、情、物的独到认识,他重情爱物,情重于物,这在当时是多么地难能可贵。作者择取扇子作道具,结构上还有照应前文中的两个细节的作用:一是照应上回宝钗借扇机一语双敲宝、黛,二是晴雯呕气是因刚跌折了扇子,撕扇自然而然与前文衔接。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晴雯的结局从撕扇一事也已略见端倪,过于任情任性必遭人怨。一把小小的扇子在高明的作家笔下幻化成了充满灵气的物件,表达着丰富的意蕴。
        而当“扇子”这样的小道具和社会生活事件串联起来时,它便又产生了不可低估的社会意义。如48回平儿向宝钗评述强霸石呆子的扇子一事: 
        平儿咬牙骂道:“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今年春天,老爷不知在那个地方看见了几把旧扇子,回家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求。谁知就有一个不知死的冤家,混号儿世人叫他作石呆子,穷的连饭也没的吃,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死也不肯拿出大门来。二爷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把二爷请到他家里坐着,拿出这扇子略瞧了一瞧。据二爷说,原是不能再有的,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的,皆是古人写画真迹,因来告诉了老爷。老爷便叫买他的,要多少银子给他多少。偏那石呆子说:‘我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老爷没法子,天天骂二爷没能为。已经许了他五百两,先兑银子后拿扇子。他只是不卖,只说:‘要扇子,先要我的命!’姑娘想想,这有什么法子?谁知雨村那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了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
        贾赦为了霸占石呆子的扇子不惜代价,而贾雨村为讨好贾赦不择手段,他任意践踏法律,讹石呆子拖欠官银,将扇子抄没,作了官价送给贾赦。贾雨村从抓人到审判到依官价卖出,做得合理合法,天衣无缝,滴水不漏,这是何等的虚伪和奸诈。强霸石呆子扇子的一段插叙,反映了剥削者、统治者贪婪的占有欲,揭露了贵族官吏沆瀣一气,鱼肉平民的罪恶行径。“一叶落知天下秋”,这里的扇子,虽说只是些微细物,但却客观如实地反映了当时人吃人的社会的政治经济背景。在这里,“扇子”这样的小道具、小物件也就有了非同寻常的含义。
        曹雪芹在创作《红楼梦》诗,苦心孤诣,匠心独运,对“扇子”一类的小道具运用娴熟,妙夺天工而不露人巧,物件虽小而意蕴深厚。

(责任编辑:胡晓春)
------分隔线----------------------------
没安装畅言模块
发布者资料
蒋雁鸣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9-28 13:09 最后登录:2016-11-09 13:11